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  第二章收羽族

第二章收羽族

作者:一只臭咸鱼

人气:67221

时间:2021-12-07

“来人!”莫小白怒喝将军帐内,传言中战无不胜的萧二将军,竟然此刻竟然如一只虾米一般蜷缩在床上,眉目微皱,面上满是痛苦。“将军!”士兵迅速跑来。莫小白银牙紧咬,狠狠看着身边亲信:“你滚去给我将那妖族的陌麟陌轩给我带上来!”“将军,他们不是妖族!”亲信愣了愣,还是决定提醒莫将军,毕竟萧二将军早就说过了不得为难羽族兄妹!亲信看了看躺在床上满脸痛苦之色的萧二将军,又看了看莫小白,一脸担忧:“萧将军上次便说了,不可因为此事为难莫家兄妹。”“那鸟人你也信?给我带上来再说!”莫小白大怒,莫非自己说的话都不算数了?这羽族算个鸟?几个残兵败将难道还能兴风作浪?“可是……”士兵叹息一声,正想着要不要提醒下莫小白这人是不能乱带的。“没什么可是!”莫小白怒喝:“给我押上来!”莫小白顾不得许多,这不是第一次见到萧将军这样了,都是自从得到那“赤羽”之后,如果这都不算,那什么才算?这萧家军离了萧二将军,还算是萧家军么?天底下众人尽所皆知,萧家军过关斩将,所向披靡。但是到底又几个人知道,这萧家军,离了萧二将军,真还可以过关斩将无可匹敌?更加没人可以知道,萧二将军那些计谋从哪儿来的,当然,要按照莫小白的道理来讲,将军更多的是不要脸,但是莫小白从来不知道这个将军怎么会这么不要脸,什么以前看起来不对劲的事情,将军都能觉得很对劲。莫小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所有银麟军的将士都知道,萧家军少了萧二将军,便不算一支真正的无可披靡的银麟军。这就够了,那羽族如此祸害银麟军,便不怕遭到反噬么?好心好意劝降,日子还没过多久,整日里看起来老实,原来心底都藏着这般龌龊注意。莫小白冷笑,既然你们已经归顺的羽族都如此不要脸,那就再看吧。如果萧将军出了什么事,那便由你整个羽族陪葬吧。※※※※※三月前。南国,羽族。无数的羽族同胞在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去。无数的血水染红了朔羽江,无数临时营帐内,发出了连绵不绝的痛苦*。“哥哥。”陌轩咬着嘴唇看着无数满脸痛苦之色的族人。陌麟满眼痛苦地看着眼前一切,似乎想将这些忘掉。陌轩小心翼翼的看着陌麟,一边安静作陪,想必现在哥哥很痛苦吧。“哼。”陌麟冷冷一笑。“九黎城未免欺人太甚,步步紧逼,让我羽族族人一点栖息之地都得不到,莫非,就真以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了么?”“哥哥……”陌轩很担忧,可如今羽族军队势弱,萧家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同时还有薛家军,以前萧家军从来不会咄咄逼人,但是现在薛家军却不一样,却是赶尽杀绝,诛灭异族,丝毫不留后路,不留活口。只是,羽族如今的模样,虽说全是萧家军造成的。可萧家军也有个规矩:不欺妇孺幼子,不掳女眷,不抢钱粮。如此一比起来,陌轩宁愿看到那个冷漠的萧二将军,她从来没见过一个还会和敌人谈条件的将军,尽管踏平羽族也只是那人挥挥手的事情,一句命令的话。“哼。”陌麟冷笑一声。“那太康老儿,如今大肆削弱萧家军,堂堂一个护国大将军,还不如一个草包的护国军将领得意……”“可是哥哥,现在……”陌轩咬牙,欲言又止。陌轩耳中充斥满了族人的痛苦*。族人已经失去再有的退却的地方,陌轩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些无端之祸,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不急。”陌麟冷笑:“小轩,你真以为为什么我会一退再退么?”“哥哥?”陌轩不解地看着陌麟,秀眉微蹙。“傻丫头,哥哥答应过你的,哥哥这一生,一定要用尽全力保护好你的,你什么都不要问,你乖乖跟着哥哥,就好了。”陌麟笑着摸了摸陌轩的头,眼里浮现出一丝温柔。“哥哥……”陌轩默默地抱住陌麟,眼里有一丝哀伤。陌麟面色微冷,心中一笑,既然你步步紧逼,不给别的族人一点活路,那就试试吧?“考虑得怎么样?”一道声音不冷不热不平不淡的传来。陌轩一愣,而陌麟则是皱了皱眉,两人同时看向营帐门口。只见那个冰冷身影站在那,手里提着一坛酒,靠在营帐支架上,仿佛有些不稳。竟是萧让萧二将军!没人会想到白日里刚将自己逼出羽族世代居住的地方会晚上敢来。陌麟身体紧绷,如临大敌。陌轩紧张地看着萧让。“萧二将军好大的胆,莫非真欺我羽族无人?”陌麟气势猛然拔高,缓缓走向看起来随时要坐倒在地上的萧让,刺羽从袖中滑落在手中,刀柄在手心泛寒。“如果是我,我就不会如你这么做。”萧让提起酒坛,缓缓喝了一口酒,笑着看着陌麟。陌麟冷冷站住,刺羽悄然无声地滑入袖中:“虽说你九黎人马众多,你莫非真当我羽族无人么?”萧让不理,自顾自喝着酒。“以前你们说,赤羽乃是你们羽族至宝,不可落入在外,可三片赤羽,你们仍然只剩下了一片。”萧让笑了。丝毫不顾神色暗冷气势暴涨的陌麟。什么宝贝能比人性命重要?开玩笑,那是不存在的。东西没了可以再抢回来,人没了可就机会都没了。萧让淡淡一笑:“你猜猜,如果我不来,明日你们羽族仅剩下的这数百的族人和你的赤羽还在不在?”陌麟冷声一笑:“忍不住了?”“嗯。”萧让笑笑,确实没法忍住了,再忍下去,那就只能给护国军送一份大礼了。自己好像也不是傻子!反正这坏事谁做都是做,结果都一样,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萧让淡笑:“毕竟要去和护国军明着抢的话,兵甲钱粮没一样不费,还同是九黎军队,多少还是要顾忌一些面子的,所以我觉得,与其明抢,不如不费一兵一卒得到更加划算。”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也不确定到底会不会和护国军去抢,但是现在来抢羽族要划算一些……虽然说尽量不想做得太绝,但是被人坑久了,萧让还是想明白一下,现在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怎么突然就整日提着脑袋过日子了,所以就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直接强迫羽族交出那一片“赤羽”。陌麟咬牙,气势猛涨,刺羽就在手中,萧让此刻看起来喝得完全不像一个将军,竟然孤单单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营帐门口,连盔甲都没有,丝毫没一点将军的样子。但是陌麟不敢,天下间可以怀疑银麟军的肯定是有的,但是不是陌麟,不是羽族。无论兵术战法,单凭那五万的银月狼骑兵,踏平自己的羽族领地,完全不必要等到现在。陌麟咬牙,这赤羽是羽族代代相传的至宝,本有三片,但是带带相传下来,仅仅剩下了一片。而族训便是尽力收回三片赤羽。可是现在……似乎羽族仅剩下最后一片的赤羽都要在自己手里交出去。“有什么可犹豫的呢?”萧让淡笑。缓缓站直身体,眼神闪烁,直直盯着陌麟,又看了看陌轩,很美丽。“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考虑把那片赤羽交出来。”陌麟咬牙,齿间咯咯直响。萧让仿佛没看到一般,叹息一声:“你这样不自量力的认真,若是你族中只剩你一人便也算了,死了然后赤羽被抢,还能落个名声,现在你自保不足,族中还有上千族人的性命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说他们到最后应该感谢你还是恨你?”陌麟眼睛赤红看着萧让,眼神狠厉,身体绷紧,有点像受伤的狼,越是受伤,越是凶狠,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萧让不以为意。“你看,你的妹妹很漂亮。”陌轩听到站在营帐门口的那个男子说自己,小心地看了眼那人。那人并不算好看,但是那深不见底的目光却也是自己看不穿的。反倒是在那人的眼里,自己似乎是透明一般,心里莫名多了些恼怒。哪有直勾勾盯着一个姑娘看的?不会觉得失礼么?但是想到那人说自己漂亮,心里倒是不知名的有了些小高兴,但是现在敌友不明。陌轩咬咬牙,就当没听到吧,谁知道是不是骗自己呢?表面看起来还人模人样一本正经,说不准是个花心浪荡子?至少,自己的哥哥是不会骗自己的。陌麟双目喷火。萧让笑。“就算你不在意其他,至少你也该在意一下你的妹妹。”“用你说?”陌麟冷哼。“是不是终于假仁假义够了,终于可以露出本性了?”“嗯,你说得对。”萧让也不反驳,好像自从某个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说法了。“毕竟,你是弱势,跟你多说无益,你怎么都会觉得我做了一大堆都是为了欺负你,我并不意外。”“难道不是么。”陌麟恨恨看着萧让,“若不是你步步紧逼,我们羽族何至于此?”“嗯。你说得对极了。”萧让笑了,看着陌麟。“你我同为军人,令行禁止,这个道理是不是你的师父没教过你?还是说,这个九黎是我的,我为了得到你的赤羽所以要灭了你的羽族?”言下之意很明显:我只是一个将士,灭你的命令不是我下的,而我是军人,自然是听令行事。陌麟听懂了,怔了半响,苦笑。“原来是以前我没珍惜你给的机会。”萧让嘿笑一声,却懒得搭话。如果你早些看清楚,想明白,你的羽族族人能至于到了如今地步?“那现在怎么算?”陌麟叹息一声,但愿这个屡屡找自己协商的萧家军的将军,能给羽族部落一个好的归宿,至少,不要真的就此灭亡。又几个敌军将领能找自己协商呢?至少薛家军就不会。“编入银麟军。”萧让淡淡道。“你让我们编入银麟军?”陌麟恨恨瞪着萧让。萧让一笑,看了看目光狠厉的陌麟:“不然呢?要不你可以去护国军看看,看看太康王会不会放你在枕边。”陌麟咬牙:“好,我愿意。”陌轩听着陌麟的话,秀梅低蹙,咬着嘴唇:“我们能提几个要求么?”萧让懒懒一笑:“说来听听,我觉得还算合理能达到的我都可以考虑。”陌麟淡淡道:“第一,羽族士兵进入银麟军,绝不可以泄露给任何人知道。”“好说。”萧让忍不住一笑,咧了咧嘴:“还有呢?”萧让想了想,指了指两人身后白色羽翼:“你别动不动就把你的翅膀漏出来就行了,免得别人以为看到鸟人了,我不好交代。”陌轩微微一愣,低头抿唇。陌麟咬牙:“第二,既然成了你们银麟军,你不可以对我们族人不公平,不可以为了因为我们是异族就让我们总是给你打前阵。”“舍不得。”萧让看了眼俏脸通红的陌轩,四目相对,后者头更低。陌麟一愣,没明白眼前萧二将军说的什么意思。“第三,我们羽族有自己的习俗,你不可以干涉。”萧让皱了皱眉,打了个哈欠:“你能不能一次说完?我只对比我厉害的人才勉强听一下这些一条两条的,你以为你说得条条框框的显示你读的书卷儿比我多?能不能照重点说?你这样说下去,我今天晚上用不用睡觉了?”“你!”陌麟咬牙切齿。“算了。”萧让起身,懒懒看了一眼气势凌厉的陌麟,又看了看一边沉默不语的陌轩,身材凹凸有致,皮肤比军营里的大白馒头还白嫩,确实挺漂亮。萧让叹息一声:“你的条条框框不必说了,我答应你就是,只要不违背天道人和,不伤天害理,你所有的道理你还是别说了,只要别让我背骂名就都答应了就是。”陌麟一愣,“你都不怕我要求过分?”“嗯?”萧让淡然看着陌麟,微微一笑:“你敢吗?”…………………半响。萧让提起酒坛跌跌撞撞的走出营帐。一银甲小将在一边小心看着,生怕这有事没事就喝酒的萧二将军摔一个狗吃屎,现在这场面,容得这样的失误么?想要上前去扶住这跌跌撞撞的萧二将军,偏偏萧让不让扶。好在并没有闹出什么笑话出来,虽然即便是闹了笑话众人也不敢笑。都知道萧二将军喝酒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是喝酒的时候谁也不敢惹,一干将士倒是远远避开,只有银甲小将在那儿黑着脸。……“人生在世,所谓狡兔三窟,何况是人?你这就是不打不相识,非得让你丢盔弃甲无路可退,你才愿意认输?”嘿!银甲小将默然转头看了下帐内的羽族兄妹,默然无语。这收了别人还得教育下,莫小白脸都要绿了,你到是好好走路啊,要给你摔死被空气噎死什么的,我的脑袋瓜子还要不要了?陌麟看着离去的士兵,还想着萧让那句话,怔怔半响。语气很随意,但是不可怀疑的是,很多你再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在你不知不觉间都会得到相应的结果。如果自己早些阻止父亲,那么现在这些或许都可以改写,或者,没有那么被动……可是……“哥,你说他说的话会算数么?”“呵呵。”陌麟冷冷一笑。“由不得他。”众人皆知的萧二将军,说话算话,由得他么?是夜,羽族数百族人,趁着夜色,跟着萧家军,一路急赶。不过羽族众人多是带伤,行走不快,好在萧家军众人帮忙搀扶,才勉强跟上了。往银月城萧家军大帐而去。臭咸鱼有话说:陌轩的名字出自天下手游,南风知意区。云麓门派:丫丫感谢丫丫提供的名字。至于莫小白,也是南风知意区的。原名小白君。谢谢~累得学猪叫了。昨天的秀莲“仙女”差点没攮死我……吓得我今天都不敢好好睡觉了……哈哈大家晚安。2018年7月19日22:04:57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涮肥羊
至于嗑药之菲利普,他今倒真是令方晨异矣。
两人沿朱雀街步,外馆而去,花灯初上,用明如昼,人车争道
风轻扬
洪宝玲既谓之无气也,大地拉过之则伤其手,故有重地撕下缠之布。
最终永恒
来历不知,但见两龙行虎步风姿,直已心折。最难得者
会狼叫的猪
若非闻之叹金蔺惊:“今日……为此多,能尽乎?”
青石细语
黎笑云信,以叶绯之实。
秋声雨霖
“汝伤颇重,善养乎,此时即不入兽世浪矣。”
瑜若离
“噫。闻汝之。”女觉汪美珍此语亦有理也。
尸口巾
你叫我何”夜千然将力收,目直视南宫浅之。其
草莓蜜饯
袁承志之轻功遂高出一筹,足下加劲,须臾过也,值其人前数丈,回转身来。
刘天怡
聂天犹道:「此日来,臣反复思任青媞向余言之其言。打一初,
南天尘
绝师太寒森森之目于蛛儿面转数圈,索之道:“你是‘千珠万手’?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