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 >  第二章倔强的阿哲

第二章倔强的阿哲

作者:欲圆

人气:3267

时间:2022-05-20

来到书桌前坐下,肖云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对侍立一旁的阿哲说道:“阿哲你坐,我有些话要问你。”听到肖云峰的话,阿哲一愣,随即躬身答道:“峰主儿,您是阿哲的主人,按规矩,我是不能跟您坐在一起的。”肖云峰摆摆手,说道:“没关系,是我让你坐的。你放心,我不告诉别人就是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变成了阿哲的主人,但肖云峰实在不习惯这种尊卑有别的生活方式。在他的心目中,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绝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就算有差别,那也只是个人能力的强弱而已。“那也不行!”阿哲坚决地说道:“这是阿哲族里的规矩,阿哲立过誓要遵守,那就不能违背。”“你•••••唉••••••”肖云峰叹了口气,他一时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说服这个倔强的少年,只好说道:“既然这样,你就站着回答我的问题吧。”不料阿哲又施了一礼,说道:“峰主儿,很抱歉,阿哲也不能回答您的问题。”“什么?”肖云峰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哲,像是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回峰主儿的话,在来您这里之前,曾有人吩咐阿哲,除非得到允许,否则阿哲不能回答您的任何问题。”阿哲从容地回答道。瞪着面前低眉顺目却执拗无比的阿哲,肖云峰真想过去在他的屁股上印一个漂亮的脚印。到目前为止,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在过生日,刚刚闭上眼睛许愿,可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里,变成了阿哲口中的‘峰主儿’,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的事情太多,可偏偏就碰到这个嘴巴上安了拉链的阿哲!不过作为一个智商高达一百五十一的天才,在做了几次深呼吸,缓解了一下心中的郁闷之后,肖云峰便又有了主意。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鼻尖,肖云峰淡淡地说道:“阿哲!”“阿哲在!”阿哲仍是那副恭敬的模样。“既然我让你做的事情你都不愿意去做,那么你也就不要再跟着我了,你•••••走吧!”肖云峰平静地说着,并没再看阿哲一眼,只是低头摆弄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啊?”阿哲吃了一惊,他实在想不到肖云峰会赶他走,他只是在奉命行事,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峰主儿••••••您要赶阿哲走?”阿哲稚嫩的小脸涨的通红,声音也开始颤抖。抬眼看了看阿哲,肖云峰有些不忍,他何尝不知道阿哲其实并没有错,但是为了解开心中的疑团,也只有用这个法子了。不过如果肖云峰知道阿哲为了来这里曾经付出了多少,又或者他知道阿哲被赶走之后的下场会有多么凄惨,他一定不会用这种方法去伤害这个纯洁的少年。“我•••••我••••••”此时的阿哲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眼泪也不自禁地奔涌而出。“阿哲!”肖云峰努力地硬起心肠,脸上依旧挂着寒霜,沉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肯听我的话,回答我的问题,那你就可以留下。两条路摆在你面前,是去是留你自己选,不过在你作出答复之前,可一定要想清楚了!”虽然不明就里,但肖云峰从阿哲强烈的反应当中可以看出,一旦被自己赶走,他必定会遭受极大的伤害。肖云峰相信,阿哲终究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在威逼之下,他一定会做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选择。流着泪思索了片刻之后,阿哲忽然挺值了腰板,眼中的犹豫也化作了坚决,只见他深深地给肖云峰施了一礼,哽咽着说道:“主人,愿您仙福绵长,早登大道!阿哲••••••去了••••••”说罢,他后退两步,竟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了。“怎么会是这样?”这一下却是轮到肖云峰不淡定了,他长大了嘴巴,眼睁睁地看着阿哲离去,完全不知所措。在他眼里,阿哲不过是个小屁孩儿罢了,他实在弄不明白,这个阿哲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在自己的“淫威”之下仍然能够坚守原则、毫不退让,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隔壁房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不一会儿肖云峰就看到阿哲那消瘦的身影出现在庭院中的碎石小路上,虽然他的肩头还在微微颤动,明显是在哭泣,但他离去的脚步却很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走的是头也不回。在这一刻,肖云峰被震撼了,他只觉得喉咙发干,满嘴都是苦涩。就在阿哲要去开院门的一瞬间,肖云峰终于叫出了声:“阿哲,阿哲!”听到喊声,阿哲停下脚步,略一犹豫,他还是回过身,用一双迷离的泪眼望向肖云峰。“阿哲,你过来!”肖云峰声音很大,像是生怕阿哲会听错似的。阿哲低头想了想,还是慢慢地踱了过来,站在窗外,轻声问道:“什么事?”肖云峰感觉胃里面泛着酸水,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阿哲,刚才我是在考验你,你很好,通过了我的考验!”“啊?”阿哲不解地睁大眼睛,脸上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我这个人呢,一向喜欢有原则、讲义气的人!”肖云峰大言不惭地说道:“刚才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能在最困难的情况下依旧坚守原则、保持本心,结果你表现的很好,我很满意。好了,你不用走了!”“真的?”阿哲的眼中满是惊喜之色。“当然!”肖云峰长长出了口气,他真怕这个阿哲倔出新境界,说走就走,绝不回头,若真是那样,他可就惨了!“多谢峰主儿!”阿哲欣喜地一躬倒地,大喜过望四个字就写在他的脸上。“不过,你拒不执行我的命令,虽不必走了,却也不能不罚!”肖云峰黑着脸说道,这次他却不是装的,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滋味毕竟不会太好受。“啊?”阿哲没料到肖云峰还有下文,但他只是微微一怔,便说道:“峰主儿宽宏大量,不赶阿哲走已是大恩,有什么责罚阿哲完全接受,绝无怨言!您•••••可是要责打我吗?”责打?肖云峰心中失笑,可他仍装出一副恶狠狠地模样,眯着眼问道:“怎么,你怕了?”阿哲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但转瞬即逝,说道:“主人要打,阿哲愿领,这就给您拿鞭子去!”说罢,转身便要走。“我呸!”肖云峰再也忍不住,终于笑出了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责打你了?那可是你自己说的。”看着阿哲一脸的疑惑之色,他又说道:“我说阿哲,你们这里没有水吗?我都快渴死了,你去给我弄点水来喝,就当是责罚了!”“有水,有水!”阿哲赶忙说道:“不但有水,还有不错的茶叶呢,峰主儿可要尝尝?”责罚如此之轻,阿哲也是没有料到。“还不快去!”肖云峰没好气地叫道。不多时,阿哲便端上茶来。让肖云峰奇怪的是,他根本没看到阿哲点火烧水,还有那套精致的茶具是从哪里来的也无从得知。阿哲的房间肖云峰去看过,也是一间很简陋的屋子,在那里他并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峰主儿,”阿哲一边给肖云峰泡茶一边说道:“其实阿哲知道您有很多疑问••••••”“嗯•••••”肖云峰无力地哼了一声,在心中暗骂:“废话!”“不过您也别着急,阿哲过一会儿就去报信,上面只要知道您已经苏醒,最晚明天就会有人来给您解答疑惑的。”阿哲说道。肖云峰哀怨地白了阿哲一眼,心中骂道:“你个死孩子早干什么去了?你要是早说,我还用得着在这里装神弄鬼吗?”“不行,非得再折腾你一回不可,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想到这里,肖云峰说道:“阿哲啊,我口是不渴了,可肚子又饿了,你是不是应该去给我弄些吃的来啊?”“峰主儿稍等,我去去就来!”阿哲当即应下,转身出门而去。只一刻钟的功夫阿哲便回来了,他手上提着一个食盒,里面的四菜一汤也还算可口,不过肖云峰吃的却是不多,因为他的肚子里早已被各种问号塞满,再没地方放食物了。傍晚时分,在肖云峰的催促之下,阿哲终于去报了信,不久他就回来告知肖云峰,明天上午,会有人来为他解答心中的疑惑。这个消息让肖云峰很是激动了一会儿,但他很快又发现,不知道此事还好些,现在知道了,心中却像是有只小猫在不停地抓挠似的,闹得他心痒难搔,竟连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完了,今晚是没得睡了!”肖云峰苦恼地想着。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秦廊
玉之双眸中在姜婉婉身望,心中百转千回,而面上仍一副温如玉者。
映丽桃花
“好好好,汝既不明则善告告,吾问汝,你终日与夫哥子在外不分昼夜的玩,
连小车
而一旦复自由之汪佳乐犹闭于笼中之鸟初飞游矣。
红色的风
是故兮,牵我,当温暖也,非告汝矣。许闻之手犹引,又微微抬了抬,
蔡晋
”自觉说得佳玙有余,然其视金珉豪,便忍不住欲言金珉豪几句。
红翻天
“我……吾事矣!”
西林听涛
250窍穴亮起,260一,270一
人家是胖子
苏暖闻之,惊者嗔矣双眸,一以观怪之目视凌言玺,并以目曰,
哀家要买貂
“呵呵呵……汝言之谓吾自少至于自作多情大都?”纪初初侧目于天宁问。
莫愁前路
二人同到了阳台上,昨夜之雪犹脑海中方晨之,但是此刻,舍区之地已复如常。
红翻天
有见其,乃欲以。秦
倩雪倾城
騑騑啖珠奶茶里之冰刺溜刺溜之响,恬之思:“痴情之人,与我不搭上。”
秋水九殇
“谓,谓。”叶得彰直是回过神来也。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